鸽子形状的雨滴

这里雨滴
拟人文设定可以看置顶
头像是太太画的我家私设阿红【是裆泥】
头像作者@龙井猹
没脑洞时会暂时停更,不会弃坑
没什么爱好,就是沉迷于咕。文笔很渣,更新随缘
最近沉迷于搞省拟和裆泥【裆泥大多数不敢发,怂】
沉迷于东三

“天好冷,不想出去了…”

“有点想吃冻柿子了…那还是出去看看吧。”

P1p2是ai生成的自家私设哈尔滨,是ai,不是画的,不妥会删

然后试了一下小黑,p3 p4是黑龙江【发现ai貌似真的不会生成男的】

用的是微信小程序画der,ai生成的,听说了这个ai绘画所以纯属好奇试了一下,不妥会删

《请问你过妇女节吗?》

整活,沙雕向

原视频 

“也不一定每天都只穿黑色啦……”

“偶尔会换种风格的。”

捏的滨姐,有长哈私心tag,拍照的是长春【】

p1还是朝代拟人,季汉

p2闲的没事p的【?】

“你好。”

捏的哈尔滨【】

好久没捏滨姐了【?】

难得换个头饰【?】的滨姐

我也时刻怀疑自己的精神状态【?】

是果贡BG向【】

共赏月【果贡中秋“佳期旷何许”8h】

蓝红BG向

啊哈哈哈哈我又来污染tag了

上一棒【12:00—15:00】@薄荷瑄义𝓜𝓲𝓷𝓽 

下一棒:【18:00-21:00】@团子熊二 

…………

手机里一响一响的,是大家群发的中秋祝福语,陈笒红在电脑桌前待了差不多一天了,心想只要把这个文件发布就可以休息了,就很开心。写好文件了,保存,再检查一下,发出去,然后给电脑改了密码——她习惯一段时间给手机和电脑改一次密码了。伸懒腰,瘫在沙发上,打开手机。

锁屏壁纸是莲花荷叶,右边写着“快快乐乐每一天”,老年人专用锁屏。

“孙鸿浩发来一条消息。”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消息,陈笒红愣了愣,打开消息。

“几点下班?  ”孙鸿浩问。

陈笒红看着消息,想了一会,发了一条语音:

“嗯…刚工作完。”

“有时间吗?”也是一条语音,孙鸿浩发的,陈笒红看了一眼时间,离她的睡觉时间还早“有。”

孙鸿浩发了一个定位,离这不远,陈笒红犹豫一番,换了身衣服出门了。

孙鸿浩双手抱胸靠在树上,陈笒红来的时候他正在抽烟。

“久等了。”陈笒红头上冒汗,很明显确实怕对方着急。

“没等多久。”孙鸿浩把烟往地上扔完踩了踩,踩灭了,从兜里拿出几个月饼“五仁的都卖完了,就剩了几个枣泥的,吃吗?”

“谢谢。”陈笒红接过月饼,找了个话题想破解尴尬“好像看不到月亮…”

“能看到,”孙鸿浩指了指“那边。”

陈笒红将月饼拆封,边走边吃。孙鸿浩已经点了好两根烟了。

“别吸那么多…”在点第三根时陈笒红阻止。

“嗯?”孙鸿浩停止点烟“行。”

陈笒红去买了一杯热咖啡,给了孙鸿浩一杯。

“多少钱,转给你。”

“不用。”陈笒红拉住孙鸿浩的手,孙鸿浩愣了一下,然后握住她的手,前面人越来越多,估计是快要到夜市了。孙鸿浩低头看着陈笒红,她今天穿的衣服是认真挑过的。

“还有吗?”陈笒红问。

“没了。”孙鸿浩回答“你吃的好快。”那就一会去夜市看看吧。

“话说你来的话…工作方面没问题吗?”

“我请假了,两个月。”

“好长……”陈笒红差点呛住“那你要一直住旅店吗?”

孙鸿浩在想事,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,陈笒红继续说“要不住我家吧,旅店怪贵的,两个月要花不少钱。”

“嗯……嗯?”孙鸿浩反应过来了。

陈笒红又握紧了他的手。

买了不少东西,回到家后打开灯,两人都洗漱完了。

“那你早点休息。”陈笒红说。

“嗯。”孙鸿浩坐到床边,过了许久,想走出去喝口水再睡时他就发现陈笒红在客厅赏月 。

“不开灯吗?”孙鸿浩问,陈笒红偏过头“那就没感觉了。”

孙鸿浩思考一番也坐下看了,最后两人一起坐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【挡泥】依然是捏图,捏的果贡【】

阿蓝的梦【不是】

“先别说话,你就是我大哥说的…不认识的那个家伙?”

“算了…那么…就你先过来让我搜个身吧。”

脑内yy脑补军//////阀黑,黑龙江我老婆啊啊啊啊啊【带孝女】

依然是捏图,私设黑龙江

他,我老婆,懂?【不是】